陈云霁: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现实路径

日前,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陈云霁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。对于这一光荣神圣的称号,他表示,科研人员作为普通劳动者中的一员,跟其他各行各业一样,一方面要苦干,一方面要会干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采访发现,自称理想主义者的陈云霁,正是通过将“苦干”和“会干”有机结合,实现了人生理想。

这才是“天团”!那些与量子“纠缠”的青年科学家

1900年,德国。42岁的普朗克首次提出“量子论”,曾经坚不可摧的牛顿力学大厦,被一束来自微观世界的光探出罅隙。

100多年后,中国。“墨子号”“九章”“祖冲之号”……站在“第二次量子革命”的新起点,我国量子科技捷报频传,已成为国际量子科研版图上的重要力量。

这些成绩背后,是一群心怀“国之大者”的青年科学家,他们用青春砥砺报国之志、勇攀科技高峰,成为我国量子研究领域的“天团”。

李灿:于“极冷处”抽提科学课题

8月的大连云淡风轻、碧海蓝天,夹杂着海蛎子味的海风扑面而来。李灿携妻子、女儿结束了国外访学工作,回到了“尘封”3年的家中。一番简单收拾后,当天下午,李灿带着两大箱零部件回到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上班了,启动紫外拉曼光谱的研制工作。

这一年是1996年,国际紫外拉曼光谱应用与催化方面的相关研究刚刚开始,李灿希望尽快在国内开展相关研究,及早在国际催化界占有一席之地。

从紫外拉曼光谱仪器开始,我国催化科学逐渐亮相世界舞台。近40年来,从催化剂到催化反应的光谱表征,中科院院士、大连化物所研究员李灿涉猎催化研究的诸多方向,为我国和世界催化科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从无到有——科研“新星”见证“巡天”成长

怀揣着对航天事业的热爱,王维于2012年进入长春光机所工作。刚一入所,就加入了巡天空间望远镜项目团队。“作为新人,能加入这么重要的团队,感觉很自豪,压力当然也不小。”他说。

当时,美国哈勃望远镜已经在轨运行超过20年,而中国还没有类似项目,在很多关键技术上是一片空白。王维和团队成员从头学起:看一篇篇文献,分析、讨论每一个关键问题,制作最基础元件、计算材料参数,一点点去建模、不断优化……

10年来,王维和同事们不敢懈怠,直至如今巡天空间望远镜已形成初样。其升空后,将具有与哈勃相当的空间分辨能力,但视场面积将是哈勃的300多倍。

挑战“地球第四极”:渔村崛起“深海科技高地”

鹿回头,位于三亚正南端,是经亿万年浪击沙叠形成的“半山半岛”。在这里,一段黎族青年追逐鹿女的爱情神话传了千百年。当科考母船载着“奋斗者”号等装备,由此进入南海、印度洋、太平洋,中国征服深远海的故事也被一一记录和传颂。

从理论到核心技术,从模型到科考利器,从浅海到万米深渊,年轻的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,背负着海洋强国的使命,不断摸索突围,昔日小渔村崛起一座深海科技高地。

王家钧:个人成长应同国家命运联系在一起

近年来,随着电动汽车兴起,电池起火等安全问题备受关注。从2017年回国至今,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、“青年科学家工作室”负责人王家钧始终在寻找这一难题的破解之路。“我目前的工作是给电池的健康状态做诊断,简单来说相当于给电动汽车使用的锂电池进行‘三维脑部CT’,及时发现不足和隐患,为其修复、改进、完善提供科学精准的参考。”谈起自己的研究领域,王家钧兴奋不已。大家叫他“电池医生”。

深圳:挺进创新“深水区”

从默默无闻的边陲小镇,到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,深圳,被寄予率先突围原始创新难关、抢占全球科技高点的殷殷期望。

科创企业持续攀登原始创新“高地”,2021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增加值过万亿元,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超过2万家……今日深圳正昂然挺进创新“深水区”。

“藏粮于海”的故事

海洋是高质量发展战略要地。海洋渔业大省山东,近年来以创新之智、转型之心、科技之手,建设海洋牧场,囤实蓝色粮仓,提升海洋科技驱动力,用来自海洋的优质蛋白不断满足国人的“饭碗”。

山东半岛人与海的故事,见证着新时代“藏粮于海”的生动实践。66岁的中国海洋大学教授董双林有个夙愿:在我国的海里规模化养殖三文鱼。

山西煤炭含“绿”量提高了多少?

面对多年罕见的能源紧张,2021年山西原煤产量再创新高,较上年增产1.3亿吨。煤炭产量大幅增加,山西发展的含“绿”量有何变化?轻点屏幕上的“一键启动”,井下采煤机、运输机等设备就相继联动运转。在晋能控股集团塔山煤矿地面调度中心,伴随着各类数据的变化跳动,滚滚“乌金”顺着传送皮带奔向地面。

“井下设备出现故障,视频电话可以从井下直接打给设备商远程诊断,过去一出问题就可能停工数日。”塔山煤矿副总经理张兴说,依托智能化开采设备和技术,采煤工效提升了42%,生产能耗较以往降低了5%以上。

“中国数谷”抢新机 激活“数字生产力”

数字经济是未来发展方向,数据正成为关键生产要素。

地处西南腹地的贵州省贵阳市,近年来,因率先发展大数据,赢得“中国数谷”的美誉。

从长期闭塞落后到抢抓科技风口,这座不沿海的城市找到一片新的“蓝海”。

大数据双创示范基地、大数据国家工程实验室、国家大数据(贵州)综合试验区展示中心……来到贵阳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,林立的高楼贴着鲜明标签。

“清新福建”的新“碳”索

清波粼粼,榕树滴翠。傍晚时分,福州市仓山区流花溪串珠公园内,许多市民来此散步、休闲,大家纷纷慨叹:家门口就有这么漂亮的公园,推窗见绿、出门进园,真是有福气。森林覆盖率高达66.8%,深入实施生态省建设,持续推动集体林权制度改革,加快构建绿色发展考评体系,探索打通“两山”转化通道……从“绿富美”的和谐景象到以“碳”谋改革发展,福建的生态文明建设呈现一派生机活力。

重庆:一山一岛,折射长江之变

重庆中心城区有两大生态“宝贝”——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(简称缙云山保护区)和广阳岛。几年前,缙云山保护区私搭乱建突出,广阳岛规划大规模房地产开发,推土机下“岛毁了,鸟儿也没了家”。近年来,重庆市强力整治一山一岛,加快生态保护修复,缙云山和广阳岛生态功能持续增强、绿色发展动能强劲,古老长江焕发新颜。

唤醒雪原,不负青山——林海雪原的时代答卷

一部小说《林海雪原》、一出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、一位英雄杨子荣,以及巍巍群山与莽莽林海,曾让一代人在脑海中勾画出对黑龙江这片土地的大略印象。如今,从“伐林”“猫冬”,到构筑生态屏障、发展冰雪产业,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、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不断深入人心。黑土地上的人们用勤劳和汗水唤醒冰封的林海雪原,接续书写新时代的“生态答卷”。

守护长三角的“绿心”

2021年,盐城将“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”写入该市党代会报告,明确提出要“实施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,切实强化山水林田湖草协同治理”。位于盐城市东台市条子泥湿地的720亩高潮位候鸟栖息地,是盐城落实这一理念、开展生态修复的代表。通过几代人的努力,红色老区盐城正将原本“丑滩薄水”的盐碱地“绿色变现”,在绿色转型、绿色崛起之路上越走越宽。